·网站首页 ·贵州手机报 ·投稿 ·96677 ·新闻排行 ·繁体 ·RSS ·ENGLISH ·日本語
关键词:
多彩播报  新闻  评论  专题  策划  宽频  名博  社区  权威发布  社情民意  文化  教育  旅游  公益  健康  娱乐  图片  企业  工业  电商  黔茶  金融  汽车  国内国际
您当前的位置 :多彩贵州网 > 多彩贵州网图片 > 聚焦贵州  
赤水河:汉晋时期贵州开发的大通道
2016-02-01 10:08 来源:多彩贵州网-贵州日报
贵州手机报 | 新闻客户端  | 新闻热线:96677 | 投稿
分享到:

三人合葬墓主持铁剑,必是当时的富贵人家

遗址所在环境

出土镇墓兽、陶靴

  核心提示

  近年来,持续进行的赤水河沿岸系列考古调查与发掘工作,发现众多含有两汉时期遗存的古遗址。尽管这些发现并不能完全佐证文献的记载,但至少表明,赤水河是汉文化从巴蜀地区进入贵州腹地的重要通道之一。

  最近的考古发现中,最重要的当属黄金湾遗址。该遗址位于习水县土城镇黄金湾村,处在黄金河与赤水河交汇处的赤水河东岸一级阶地上,以黄金河为界,分南、北两个区域,南部小地名为官田,北部小地名为兴隆田。

  2014年12月至今,为配合习水土城红色文化旅游创新区建设,省文物考古研究所、遵义市文物局、习水县文体广电新闻出版局组成联合考古队,对该遗址进行抢救性发掘,已揭露面积1500余平方米。该遗址的文化遗存分属先秦、两汉、魏晋等不同时期,以两汉时期遗存为主。众多两汉时期的房址、灶坑、灰坑、灰沟、墓葬等遗迹表明,这里曾是汉王朝开发和经营西南夷过程中的一个重要据点,居住在遗址区中的汉人死后长眠在这里。目前已发现有墓葬形制各异、时代早晚有别的汉晋时期墓葬30余座,出土众多陶器、铜器、铁器、银器、漆器等随葬品,为研究当时赤水河流域居民的生活方式、社会风貌、丧葬习俗提供了新的资料。

  葬俗模仿现实生活视死如生

  黄金湾遗址发现的众多不同时期、不同类型的墓葬表明,古人类在遗址附近繁衍生息数百年,他们是古人生活方式、社会风貌、丧葬习俗变迁的真实写照。

  西汉至东汉早期,在汉王朝开发西南夷地区的时代背景下,一批来自巴蜀地区的汉人迁徙到了土城黄金湾一带。他们逝世后,人们在平地竖向下掘土坑形成墓室,配以木质棺椁,陪葬丰厚仿铜陶礼器、日用生活品、甚至蛋类、鱼类、禽类等,更多的体现了对现实生活的模仿,是古人视死如生的观念的反映。夫妻、家族合葬的观念,在墓葬中已经有所反映,但显然土坑墓葬并不利于合葬的习俗。

  自东汉中晚期开始,砖室墓从川渝地区沿赤水河传入习水一带,更适宜合葬的新型墓葬迅速流行起来,墓葬中的随葬品也出现变化,仿铜陶礼器基本绝迹,模型明器逐渐增多,竖穴土坑木椁墓则逐渐退出了历史舞台。大约在东汉中晚期,崖墓这种墓葬形式也传入土城地区,并一直延续使用到魏晋南北朝甚至更晚的时期,在山高坡陡的赤水河谷地带,人们依据不同地貌,或在“高敞之地”的坡面建造“深埋厚藏”的砖室墓,或在易于凿山开石的厚实岩层中开凿崖墓。无论哪种方式,都与合葬的丧葬习俗密不可分。

  崖墓仿照生前居所,甚至连炊煮的灶都象征性的凿刻于墓葬中,随葬的模型明器显著增多,各种人物、动物、水塘模型栩栩如生。生活在黄金湾遗址中的居民,对于婴幼儿和未成年儿童有着特殊的关爱,在孩子不幸夭折后,人们选择在房屋附近,用瓮棺、瓦棺等方式埋葬,有意在葬具上留下孔洞或空隙,以供亡者的灵魂出入,让这些不幸的孩子能够长久的留在亲人身边。

  黄金湾遗址中发现的这些墓葬,出土的遗物大多具有巴蜀地区汉文化的风格,墓室主人的随葬习俗和器物等,反映他们与当地人已经有紧密的往来和文化互动关系。而成人墓葬多随葬铁质兵器和农具,这在一定程度上似乎表明,亡者可能是来自巴蜀地区亦兵亦农的屯垦军民,他们肩负着汉王朝开发和经营西南夷地区的使命。

  墓葬集中出土珍贵蛋类遗存

  贵州省文物考古研究所的专家发现,古人从地面竖直向下挖出墓坑,然后将死者埋葬的墓葬形式,早在旧石器时代晚期就已出现,它是中国古代墓葬形类的主流,也是丧葬习俗中最常见的一种埋葬形式。此次考古发现证明,竖穴土坑墓是一种古老的埋葬方式。

  黄金湾遗址已发现竖穴土坑墓葬13座,大体呈三排分布,规划比较严整,是贵州赤水河流域汉代土坑墓葬的首次集中发现。墓葬平面形状均为长方形,有的带有熟土二层台,有的带有墓道,有的设有头箱。墓葬大小有别,随葬品的丰富程度也不尽相同,多者数十件,少者仅三五件。出土遗物有盒、壶、釜、罐、盆、钵、盘、甑、瓮、灯、耳杯等陶器,刀、削、釜、锸等铁器,鍪、釜等铜器。考古者还发现有一些漆器残存,但由于保存极差,仅存部分漆皮,器形莫辨。

  从出土遗物的总体特征来看,黄金湾遗址与川渝地区的西汉中晚期至东汉早期汉文化墓葬,具有较多的一致性。其中的一些文化现象,如一些墓葬中随葬蛋类、鱼类,釜甑、罐甑等器物组合下方放置石块,罐、瓮底部放置小砾石等,反映了较为特殊的丧葬习俗。

  在一座带熟土二层台的竖穴土坑木椁墓,墓主人头侧设有头箱。考古者发现,该墓为一双人合葬墓,墓内出土有陶罐、陶壶、陶盒、陶釜、陶耳杯、铁刀、铁锸等随葬品20余件。在一件陶罐的肩部发现椭圆形蛋类遗存一枚,蛋壳表面呈黄褐色,长约5.5厘米、宽约4.2厘米,蛋壳厚约0.03至0.04毫米,其形态、大小、色泽、蛋壳厚度均与现代土鸡蛋基本一致,考古者疑似鸡蛋。

  文物保护专家和考古队员,已将该疑似鸡蛋整体提取至实验室内进行保护和研究。在清理墓葬随葬品过程中,为查明该枚疑似鸡蛋原生的埋藏位置,考古队员又对其下方陶罐内的细沙质淤土进行了局部清理,清理出较完整的疑似鸡蛋一枚,还发现少量蛋壳残片。

  由于蛋类遗存往往难以完整保存,在国内考古发掘中发现较少,同时此次发掘中其他墓葬人骨大多保存程度均较差,而此座墓葬人骨保存状况较好,因而这批蛋类遗存的出土,对于研究相关的文物埋藏和保存环境,具有积极的意义。

  发现东汉至魏晋南北朝时期遗址

  四川及周边地区是我国汉晋时期崖墓分布的集中区域,崖墓之所以能在这一地区广泛流行并长期存在,既与古人合葬的习俗有关,更与这一区域的自然地理环境息息相关。

  贵州省境内已发现的汉晋时期崖墓,绝大多数均分布于赤水河流域两岸。该区域属于黔北山地向川南盆地的过渡地带,岩层普遍暴露于地表,岩性以砂岩为主且岩层多、厚,这种地理环境比较适宜崖墓的开凿。

  崖墓是一种开凿于山崖或岩层中的横穴式墓葬,其基本相态与古今居民所居住的窑洞,具有较多相似的特点。崖墓也适宜于夫妻同穴合葬和家族同穴合葬。

  本次发掘,考古者在黄金湾遗址共清理5座崖墓,均位于遗址东部边缘地带的山崖上,朝向赤水河,属于具有典型西南地域特色的墓葬类型。

  墓由墓道、甬道、墓室、侧室、后龛及石灶等构成,排水沟呈“Y”字形。墓内出土随葬品较为丰富,以陶器为主,有陶碗、陶钵、陶罐、陶甑、陶俑等,此外还见有铜五铢钱多枚,在一件陶罐内发现3枚鹅卵石,陶罐底部亦见有蛋类遗存,但保存状况不佳,仅存蛋壳残片。紧邻的墓葬遗址由墓道、甬道、墓室及后龛等构成。墓道前部被施工破坏较甚,排水沟情况不明。墓内随葬有陶罐、陶器盖、陶钵、陶立俑等遗物。

  这批崖墓,在壁面上留下了比较清晰的凿痕,考古人员可以看到在开凿过程中分别使用了尖头凿、小平头凿、大平头凿等不同类型的工具。无论在墓葬形制、开凿方式、以及出土遗物方面,均与1998年省文物考古研究所在临近地区的赤水市复兴马鞍山崖墓群发掘的崖墓基本一致。

  从形制和出土墓砖看,这批墓葬遗址具有东汉中晚期的风格,一些墓葬的形制与出土物,均与马鞍山崖墓群第二期墓葬接近,时代约在魏晋时期。一墓葬遗址出土陶俑包含新的造型如镇墓兽、陶足、人物划船水塘模型等。陶足曾在马鞍山岩墓群第三期崖墓中有所发现,造型基本一致,或可能属于南北朝时期。虽无任何遗物出土,但从其形制和墓位关系来看,也可能属于东汉晚期至魏晋时期。

  贵州首次发现

  黄金湾遗址已发现有两汉时期的瓮棺葬4座、瓦棺葬3座,均系平地向下挖出椭圆形或长方形土坑,于土坑内安放葬具。

  瓮棺葬,是以瓮、盆、罐等陶器作为葬具的墓葬,瓦棺葬是以瓦或瓦和其他陶器一起作为葬具的墓葬,从本质上讲,瓦棺葬也可视为瓮棺葬的一种。在多数情况下,他们都是用来埋葬不幸夭折的婴幼儿和少年儿童的,也有少数用以埋葬成人。

  考古者清理的一座以较大型的陶盆和陶罐作为葬具的瓮棺葬,陶盆扣于陶罐之上,陶盆上部近口沿处留有圆形小孔,在陶罐内清理出细小的人骨,轻薄的头骨残片,应为婴幼儿遗骨。

  有两座墓葬遗址均是以一个大型陶瓮为葬具形成的瓮棺葬,在瓮内亦分别发现细小呈粉末状的人骨,亦当为幼儿或少年遗骨。另有一座是一座以碗和罐为葬具的瓮棺葬,碗倒扣于罐上,罐内发现有婴幼儿遗骨。

  瓦棺葬保存均比较完好,是我省境内首次发现的汉代瓦棺葬。考古者在一座以筒瓦和陶甑残片作为葬具的瓦棺葬里,发现筒瓦上下对扣形成中空的空间。陶甑残片用以封堵筒瓦两侧对扣形成的的圆形孔洞,但不完全封堵。筒瓦内的填土中,发现有细小的骨骼和骨渣,可能是婴幼儿的遗骨。另有一座墓葬遗址是以板瓦作为葬具形成的瓦棺葬,两块板瓦对扣形成一个扁平的空间,板瓦两侧的空隙再用残板瓦进行封堵。在板瓦内的填土中,同样发现有细小的骨骼和骨渣,可能也是婴幼儿的遗骨。还有一座墓葬遗址,亦是以筒瓦作为葬具形成的瓦棺葬,筒瓦上下对扣形成中空的空间,一侧再以筒瓦残件进行局部封堵。

  此批墓葬遗址分布较为集中,在其附近发现有大量的汉代绳纹板瓦和筒瓦残片,亦见有房屋和另外一些房屋柱洞。

  从这些瓮棺葬、瓦棺葬的埋葬位置来看,均位于房屋居址附近,这和国内以往发现的瓮棺葬位置是基本一致的,在一定程度上体现了古人对于婴幼儿的特殊关爱。有的葬具上留有小孔,有的葬具虽然封堵空隙但并不完全封堵,可能是出于让死者灵魂自由出入的目的,反映了当时人们对于灵魂的信仰。

  延伸阅读

  汉王朝开发西南夷地区

  在汉代,现在贵州大部分地区,属于当时汉人所称的广义上的西南夷,具体的说属于南夷地区。在西汉早期,西南夷地区还没有正式纳入汉王朝的版图,这里存在“以什数”的小方国,国君被称为君长,他们中势力最大的是夜郎。

  包括夜郎在内的西南夷地区引起汉王朝的重视,很大程度上是因为汉王朝和南越国的战争。汉武帝建元六年(公元前135年),当时的番阳令唐蒙得知西南夷地区有一方国,名曰夜郎,临牂牁江,通过牂牁江行船可以到达南越的国都番禺。当时汉王朝正准备收服南越,于是唐蒙上书汉武帝,建议联合夜郎,乘船从牂牁江而下,出其不意的攻打南越。汉武帝同意了唐蒙的建议,任命他为中郎将,率军从巴符关进入夜郎,会见了夜郎侯多同,商谈设置郡县和官吏事宜,并最终成功的设置了犍为郡,这就是历史上著名的“唐蒙开夜郎”事件,揭开了汉王朝开发和经营西南夷地区的序幕。

  公元前112年,汉军兵分5路进攻南越,沿牂牁江而下即为其中一路。或许因为这一路是偏师,也或许因为山川险阻、路途遥远,此路军队尚未南下,南越已平。南越虽平,汉军却未离开,直接原因是且兰国的君长不服从汉军调遣,不愿出兵随征南越,而且杀了汉朝使者和犍为郡的太守。盛怒之下,汉朝发兵灭且兰,诛杀且兰君,并逐次降服和平定了西南夷地区的大半方国。此后,汉王朝开始大规模的开发和经营西南夷地区,先后设置了牂牁、沈犁、沦山、武都等郡,增设流官,驻军屯戍,从巴蜀等地迁入豪民屯田垦荒,并最终于公元前27年消灭夜郎国。这一系列的政治、军事行动,使得西南夷地区纳入了汉王朝的直接管辖,新的政治经济措施得以推行,先进的生产方式得以推广,从而大大促进了西南夷地区经济、社会、文化的发展。

  根据学者考证,唐蒙第一次出使夜郎,是以符关作为出发地的。符关位于今四川省合江县南。学者认为,唐蒙有可能是从符关出发沿着赤水河进入夜郎腹地的,而赤水河也成为了以后汉王朝开发西南夷地区的重要通道之一。

  赤水河流域或受巴蜀文化影响

  1月中旬,在2016西南考古协作会暨贵州赤水河流域史前至汉晋时期遗址考古发掘现场会上,与会专家一致认为,开发黄金湾遗址十分必要,但前提是必须保护利用好出土的文物。

  黄金湾遗址是贵州省乃至赤水河流域的重大考古发现,也是商周秦汉考古的重大发现。黄金湾遗址发现的大量遗存,已构成内涵丰富的考古学文化,是赤水河流域的代表性文化。

  目前在黄金湾考古已发掘有效面积2000多平方米,共计发掘各类墓葬11座,其中土坑墓2座、崖墓5座,瓮棺墓、瓦棺墓4座,出土各类随葬品300余件(套);出土器物按质地可分为青铜器、石器、陶器、铁器、贝类、骨器等,尤以陶器数量最多,为研究赤水河流域历史文化提供了翔实、可靠的实物资料。

  通过对这些遗址的持续发掘与整理,深入研究聚落结构和当时的环境社会背景,可以分析出,贵州北部可能受到川渝地区古文化影响,可能是亚巴蜀文化区的组成部分。通过对这些遗址的研究,考古者发现赤水河流域的古文化遗存,在时代与文化特征上与巴蜀地区古文化有较多的联系。自新石器时代晚期开始,即受到川渝地区古文化影响。

  从史前至商周时期,川渝地区早期文化有着沿南北走向河流峡谷(横江、赤水河、乌江),向贵州北部地区发展的趋势。汉王朝开发“西南夷”时期,朝廷以“巴蜀地区”为前沿支撑,由北向南推进。

  赤水河是我国母亲河长江上游的重要支流之一,发源于云南省镇雄县,经过贵州仁怀、习水、赤水等县市后,最终于四川省的合江县汇入长江。“赤水河”就是因为河水含沙量较高,河水呈赤黄色而得名。也正是因为河水含沙量大,因此在河岸形成了很多冲积扇状的小沙丘平地,这就为生活在沿河两岸的古人类留下遗址形成了先天的条件。

  赤水河沿岸此前是贵州考古的薄弱地区之一,前后经历了3个阶段,才发现31处人类遗址。第一阶段是1940年至1980年,河岸陆续发现了磨制石器。第二阶段是零星墓葬的清理,其间发现了仁怀合马梅子坳、大渡口,习水土城崖墓,赤水复兴镇马鞍山崖墓,习水隆兴陶罐汉墓和仁怀卢缸嘴汉代遗址等。2009年,为配合仁赤高速公路建设,调查发现了赤水市板桥,习水县黄金湾、官仓坝等遗址后,赤水河流域的考古研究才迎来了第三阶段的大发展时期。2009年发现黄金湾遗址后,高速公路还为此进行了改线,避开了这处具有数千年历史的新石器时期至汉晋时期人类遗址。

  贵州省文物考古研究所致力于赤水河流域的系统调查工作,在31处遗址中,多处发现汉代墓葬。而在石灰岩地区,还发现了多处洞穴遗址。

  根据目前发掘的情况来看,贵州赤水河流域古遗址的时代,跨越了新石器时代、商周、汉、魏晋南北朝等不同时期。

  赤水河流域古代遗存的一个重要特点,是汉代遗存广泛分布,他们既有典型的汉文化因素,也有巴蜀地区古文化的影子,似乎反映出,汉武帝拓疆开发西南夷,采用分巴割蜀的策略,在黔北地区设置犍为郡。到了魏晋南北朝时期,汉文化逐渐衰退,这种状况可能一直持续到隋唐时期,并最终在宋明时期形成土司制度。

作者: 编辑:周婷  
分享到:
返回频道首页 进入论坛
相关阅读
 
 
新闻推荐
专题策划
【专题】2016贵州两会
【话题】如何“做优长板”、“补齐短板”?
【H5】两会热词·我来说
【H5特刊】我们贵州这一年
【专题】贵州春节习俗大全
【专题】贵州十大新闻热词
【专题】2016年春运
【专题】贵州迎首轮低温雨雪冰冻天气
视频新闻
艺术家创震撼3D地貌视频
记者卧底微整形培训班
大学生称扶老太遭诬
狠心父亲论斤卖儿子
新闻排行
版权所有 未经授权禁止复制或建立镜像
网站简介 | 广告刊例 | 联系方式 | 网站地图
增值电信业经营许可证(ICP):黔B2-20010009 互联网新闻信息服务许可证: 5212006001
营业执照:520115000201773 信息网络传播视听节目许可证:2408241
互联网出版许可证:新出网证(黔)字001号